出淤泥而不染✿

☑灣家
☑暱稱:梓、東雲、淤淤,總而言之就是隨意

【喻黃】安全吻

☑喻→黃的成分比較多、但還是私心的覺得他們一定會結婚WWW

☑前幾天睡覺時跑出來的妄想小劇場

☑OOC



「隊長隊長隊長隊長宿舍正門左轉第三條小巷子裡的蛋糕店超好吃的啊我們現在一起去買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昨天隊長離開的太快了都沒吃到真的超可惜的啊不過不是我吃完的喔我有叫他們要留給你是鄭軒吃光的是鄭軒喔不是我」

眼前的男子雖然個頭已和自己差不多了,但還是像剛見面的時候一樣像隻可愛的黃毛大狗,在任何地方總能馬上引起自己的目光。

對方跑著來到自己面前,嘴上還正滔滔不絕的講著昨天發生的瑣事--雖然內容一半以上都可以忽略不聽。


「少天……」喻文州伸出食指,輕輕地點在...

2014-09-28

【鬼白】單相思

☑其實我是想寫鬼→←白,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好好表達出來(抱頭痛哭

☑妲己是白澤的好閨密

☑我想之後還會再生一篇後續的_(:3」∠)_

-------------------------


「嘛、年紀大了總愛胡言亂語,別在意,聽聽就好!」


「要說為什麼的話……因為恨吧!」



白澤ver.


剛從地獄出差完的白澤拖著桃太郎走進花街,跟著幾個熟識的朋友到妲己的店裡飲酒、歌唱。越夜越美,這是他們心中的信仰。

妖怪們翩翩起舞,桃太郎並不常來這種場所,也不曾參加過這些大妖怪們的聚會。但他知道,這裡面,彌漫著一絲微...

2014-03-02

【銀土】新年

☑看完「永遠的萬事屋」後,腦動全開!(好喜歡五年後的土方♥♥♥♥♥

☑兩人算是穩定砲友(?

☑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以下正文開始-----------------

與平常相比更為熱鬧的晚間,絢麗的煙花開滿夜空。

憧憬著未來的人們、懷念過往的人們,在這般照耀下,顯的無比燦爛。


這是一年的結束,也是一年的開始。


背對著人群,銀髮男子獨自一人走在幽暗的小路。緊緊的縮著身子,深怕裸露出的皮膚受到寒風的侵襲——或許一個人,真的太冷了。

看著呼出的氣息化成白煙,這讓他想起一個人,一個與他相似卻又不同的人——一個特別...

2014-01-05

【團兵】我願意

☑很喜歡他們大人式的戀愛,雖然我表達的不好......(悔恨

☑女性向、BL

☑事件背景是自己亂想的,BUG請無視


---------------------以上都OK的天使們請繼續往下----------------


肩上的披風隨著強風狂妄的擺盪,炙熱的空氣漫延四周,滾燙的血液濺灑在草地上,為這片綠意盎然點綴著鮮紅。

「救我!!救救我!!!」

「啊!!!!!!!!!!」

原本的寧靜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恐懼與悲鳴,此起彼落。

「巨……巨人…………不、不要…………」

如果上天是偉大的藝術家,那現在他正準備完成一幅巨作,其名為──絕望。


「兵長!前...

2013-12-02

【青火】接吻要在晚餐後

☑女性向

☑IF設定、同居設定

☑BUG請無視

☑把之前的文章稍作修改然後重新發這樣

☑如果都OK請在繼續往下

------------------------------------

「青峰!」

一把拍掉攤在臉上還沾了點口水的寫真集,聲音的主人一邊怒斥到:「說過多少次了,髒衣服要拿到洗衣籃裡放!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還有,廚房到底是什麼情況你給我說清楚啊!我要扣你這禮拜的零用錢,不准睡了!給我起來AHO峰!」在火災現場忙了一整天,又該死的剛好輪到自己上夜班,前前後後被摧殘將近兩天的時間,想不到回到家還要收拾家裡的慘樣——我出門前不是還乾乾淨淨的嗎?怎麼現在像颱風過境...

2013-10-18

【真凜】流星雨

☑上班族×運動員

☑真凜已交往許久,但不常見面

☑靠著簡訊和電話維持感情,但凜通常是不會回(時間上不允許)

☑有頭無尾(? 


----------以上都OK,請在繼續往下。----------


結束了一天的練習,松岡凜回到空蕩蕩的家中——沒有多餘的擺設,只有幾樣必需品,很乾淨很冷清,不像有人生活的樣子。

經過簡單的梳洗後,凜就直接回到房間休息。和往常一樣的規律、和往常一樣的單調。

每天、每天都在做同樣的事,或許真的累了吧…不過這樣就好。他心想。


正準備闔眼時,忽然,鈴聲響起。是那個最近都沒有響起的、特別的鈴聲。

「喂~...

2013-08-25

【真凜】隨打

可能有點崩角,對不起orz

------------------------------

「凜醬…你還好嗎?」大大的手掌覆蓋在對方發燙的額頭上,被換作凜的人微微睜開了雙眼。

似乎是因為感冒的關係,本來就漆黑的房間裡現在更是什麼都看不到,只聽到如此輕柔的聲音。


剛剛還好好的怎麼一下就突然暈倒了呢?真琴心想。


「……啊……我沒事,我要回家了…」意識到自己現在正在對方家中,凜顧不得自己的頭有多痛多難受,硬是想從床上爬起來。

「啊、不行!剛剛醫生也說過了,你先躺著休息,等退燒之後再走。好不好凜醬?」真琴一邊攔住對方的去路,一邊想將對方再次扶回床上。...


2013-07-16

© 出淤泥而不染✿ | Powered by LOFTER